· 不动产登记或为房地产税开征铺路 市场或现抛房潮... [详细]
三农频道
南行趣事
发布时间:2013/7/10
作者/冰灵
 
    那一天,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我搭乘了一个朋友的大货车去南方。说是朋友,其实既没见过面,也没通过电话,实际根本就不认识。司机老李是老公搞物流曾经给他拉过货的一个司机,老公只是和他通过几次电话,和我一样,并不识得这位朋友的庐山真面目。
 
    老公也够胆大的,就这么相识的一个过程,就敢在大半夜的把他的夫人交给这样一个陌生人。司机老李午夜十一点多路过哈市,老公把我送到出城口,于是我搭上了老李的货车,一路向南方驶去。
 
    因为是大半夜的,我也看不清老李的详细面貌,只看个大概轮廓,老李偏瘦,穿着一件西服式皮夹克,四十多岁,看上去挺精神。另一个司机,当时没有下车,除了他的秃头很醒目外,其他一切都不知晓。货车一路呼啸着在公路奔驰,我躺在货车的上铺,带电褥子的下铺则留给司机休息。上铺又冷又颠簸,腹内的肠子肚子随着车轮的飞转翻江倒海,差点把胃里的菜谱亮出来。秃头司机是个烟迷,一路不停地吸烟,为了车里的空气新鲜一些,一路上他一直开着气窗,寒冬腊月外面零下三十来度,上铺的我差点给冻成僵尸。因为免费搭乘,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又是初次见面,我只好忍受一切痛苦,猫在被子里。
 
    俗话说,屋漏偏遭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由于秃头司机关窗时操作不当,导致关窗的电线短路,吸完烟窗子也关不上了,刚走出不到二百里路,路上遇到一个拉草块的车着火,我们的车子无法前行,半夜一两点钟被抛锚在高速路上,直到早晨八点多,拉草块儿车着剩空壳,路政车把他拖走,我们的车才又开始上路。
 
    不巧的是,车子还没到米沙子,大雪便纷纷扬扬地飘了起来,老李决定到米沙子服务区打尖。估计如果车上没有我,老李不会到服务区吃早饭,因为我发现,他带了一箱火腿肠,肯定是为了赶路吃的。
 
    到了米沙子,车子开进服务区,我们披着雪花,匆匆忙忙走进了服务区的用餐大厅。一进服务区,司机老李就拎着他的黑色小手提包消失在人流中。菜是秃头司机小李点的,饭也是我俩一起吃的,司机小李大概知道司机老李一时半会回不来,就带着我先把饭吃了,我等了一会儿,不见老李,怕饭凉了,也就先吃了。
 
    我们吃完饭坐了半天,老李才拎着小包回来。回来的老李有了很大的变化,刮了胡子、净了面,洗了头、打了摩丝,经过这么一收拾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岁。我惊讶老李这么大岁数还有此闲心打扮自己,这人是不是很好色,于是我加强了对老李的防备。然而,老李对我根本不闻不问,貌似一点也不感兴趣,于是我的心稍稍落了地。在米沙子吃完早饭,我们便顶着风雪上路了。
 
    大雪越下越大,开始是雪花飘飘,很美的景象,像一只只白色的蝴蝶在天空起舞,后来雪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大,雪都下冒烟了!公路上积了厚厚的雪,车子的速度越来越慢,后来已经无法行驶。司机老李跳下车给车轮套上了防滑链,小李默默地抽着烟,看他那副悠哉乐哉的样子,好像这场雪下得很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当时,老李则急得像个猴子似的,抓耳挠腮,骂天骂地。通过二人的表现,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老板和打工者永远都不是朋友。因为他们的心思不在一块。
 
    车子快到靠山屯服务区的时候,已经无法继续行走了,服务区里停满了车,我们的车子已经进不去了,只好停在高速公路上。老李未等下车,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大概是安排住宿的房间。我们冒着大风雪深一脚浅一脚如同翻雪山一样来到了服务区时,这里早已人满车满为患。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好多人没有房间可住,都挤在餐厅里侃大山。而老李径直把我们带到一个很干净的房间,我在心里暗暗钦佩老李非常有道行。
 
    走进房间,我心里暗暗叫苦,房间里三张床,我一看便明白了,难道要我和他们两个陌生的大男人一起住吗?我的惊讶,狐疑,老李看在眼里,他毫无同情地说道:“房间没有了,只能将就,这还是我找朋友弄的,不然就得在大厅里坐着过夜。说完,问我住哪张床,我挑了一张在门旁的。
 
    下午五点多我们就早早吃了晚饭,我们三个人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老李好像满腹心事,一句话不说,小李一直在玩弄他的手机。我则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老李在床上没躺多长时间,就悄悄地溜了出去。十点多钟他才溜回来,这时我已经睡了一大觉。回来后的老李,显得有点兴致勃勃,一改白天严肃认真的态度,先是和司机小李聊了几句,然后把话匣子递给我,开始对我一顿盘问。他问我答,开始我有些拘谨,后来发现老李挺幽默,也很善谈,我索性放开枷锁和他畅谈起来。谈话中老李向我不无炫耀地讲起了他的艳遇,说他和一个女人有了一个孩子,后来那个女人又勾搭上了别的男人,他一脚把那个女人踹了,老李怕我不相信,煞有介事地打开他的小黑皮包,拿出一个红色的手机,他告诉我这个手机就是那个女人的,里面有那个女人发给别的男人的信息,作为罪证,他把那个女人的手机没收了。
 
    我对老李的作为一直感到汗颜,心想这种丑事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因为刚刚熟悉,不好打击他,于是故作同情地劝说道:“大哥,这事你就别上火了,他背叛你,你离开她也就算了,何必还耿耿于怀呢,你整天开车,总想着这事,不太好,你把手机丢掉吧,开车不能分心,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究竟我的话老李听没听进去,我不得而知。第二天,大雪仍然没停,我们被困在靠山屯的服务区里。早上吃早点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新鲜事,有一个服务员,在擦地,擦地就擦地呗,奇怪的是她的眼睛不时地瞄向我们这个桌子,我们周围已经擦得很干净了,她还在那里擦。给人不是偷窥,是一件很不自在的事,我以为我们几位有哪些不对的地方,我看看自己,瞧瞧那两位,都比较正常,我心里纳闷,都擦干净了咋还不走呢,难道地下有宝贝吗?回到屋里,我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大雪继续在下,高速公路关闭,我们仍然被困在服务区里。早晨吃完饭,老李就失踪了,直到吃午饭时他才回来,吃完午饭,老李又不见了,我知道他是闲不住的人,也就没多想。晚饭后,老李又没了踪影,两天的时间,我对老李的性格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他是那种虚荣心比较强,人精明能干,又有些争强好胜的人,据他自己说:“人送外号李老邪。”这个邪不是心术不正的那个邪,是指凡事喜欢走偏门,有些不正常的意思。
 
    李老邪确实挺邪,有时严肃得像包公,有事顽皮的像孩童,反正他来无影去无踪,让人直迷糊。在靠山屯服务区整整被困了三天三夜,第三天晚上,电视报道明天早上102国道可以开通了,大家欢呼雀跃,就差跪地磕头了。司机小李已经被憋得头上长了犄角,他性格比较内向,除了摆弄手机,从来不出去和别人说话,实在腻歪了,就找个有电视的房间看电视。老李一直没闲着,像个侦探一样神出鬼没。最后的一天晚上,老李静静地呆在房间里,我奇怪他这晚怎么没溜出去,心想:“或许明天要走了,他想养养精力,明天好开车。”
 
    我的猜测大错特错,老李没出去的原因,是在房间里等客人。吃完晚饭后不久,忽然听到有人在敲门,我住在门旁理所当然第一个去开门,打开房门走进一胖一瘦两个服务员(看见过他们打扫卫生),我以为二位有什么事找我们,开口问道,有事吗?其中的一位瘦女子摇摇头,胖女子笑嘻嘻地说没啥事,就是来玩玩儿。我心里在琢磨,我们和你俩也不认识,到我们这里找谁玩啊?!我狐疑地退到自己的座位上,并邀请二位坐下。胖女子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看样子是个自来熟,她毫不客气地让过我的床位坐在老李的床上,瘦女子三十多岁,给人的印象很腼腆,她没有坐,直接走到里面的窗前,背靠暖气站在那里。小李一看来了两位客人,精气神立时来了,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副扑克,见胖女孩坐在老李的床上,他凑过来主动邀请胖女孩和他斗地主,胖女孩毫不客气,立即接受邀请和小李司机玩了起来。
 
    老李斜靠在自己的床头上,半卧半躺,双腿耷拉在床沿上。两位女子进来时,他很紧张,且不自然的和两位打了一声招呼,瘦女人始终没吭一声,和老李一样勉强挤出一丝不自然的微笑。她的眼神在屋子里飞来飞去,时而偷窥一眼老李,时而偷窥一眼小李,中间也扫几眼愣怔的我,眼神似乎找不到落处。
 
    小李一直忙着和胖女孩玩扑克,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我偷偷地看了老李一眼,只见他面色绯红,表情极不自然地东扫西看,貌似在观察有没有人注意他。我忽然明白了一切,赶紧低下头玩弄自己的手机。胖女孩陪小李玩了一会儿,给值班经理叫走了。小李伸了个懒腰,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忽然发现气氛不对,借口去楼上看电视,率先溜走了,无意间,自己竟然变成了电灯泡,我借口说去洗手间,也逃走了。
 
    出门后,我假装去超市买东西,看看这看看那,最后啥也没买。卖货的服务员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她不但没怪罪我,还和我唠起了家常。售货员小崔看样子认识老李,也知道我和老李是一块的,居然向我打听老李的家中情况,问我老李有没有媳妇,家中几口人,几个孩子,我一一回答。小崔听了我的回答竟然惊讶地说:“老李说他离婚了,现在没媳妇吗?”
 
    我也开始惊讶起来,我说怎么能离婚呢,我们来的时候在路上他还往家里给他媳妇挂电话了呢!
    小崔听完气愤地说道:“老李是个骗子,他差点把我妹妹拐走,他说他没媳妇,我妹妹要跟他。”
    我听了小崔的话,皱了皱眉,反问道:“你妹妹多大年纪?37。”小崔回答道。我说:“那他没对象啊?”
    小崔说:“咋没有呢,都两个孩子了。”
    我说:“他离婚了。”
    小崔说:“没有,正闹离婚呢!”
 
    我听了小崔的话,没有再说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知道自己泄露了老李的秘密很不应该,同时也高兴破坏了他的好事,必定两个孩子的妈妈和丈夫离婚,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我和小崔又闲聊了一会儿,估计客人已走,回到房间。
 
    第二天八点一过,我们的车就上路了,老李或许是因为会见了情人,有些春风得意,而我的心里却很沉重,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出现两个孩子失去爸爸或妈妈的可怜景象,还有老李夫人绝望的眼神,我决定管管这个闲事。
 
    路上由于积雪刚刚清理干净,有的地方化成雪水又给冻上,公路像镜面一样光滑,小李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一点也不敢大意。老李在一边洋洋得意地和我拉起了家常,问我去南方做什么,我如实回答。
 
    给老李一顿盘问,我开始反攻,我问老李昨天晚上来的那两个女子是谁?老李说是服务员,我说你和服务员很熟啊,老李说只是认识,我说不止认识,而且关系不一般吧,老李予以否认。我说你别否认了,即使傻子也能看出来,你俩的眼神飘忽不定,都不知道往哪落,这不是典型的暗送秋波吗!长这么大小,我还真第一次看到秋天的菠菜长得什么样。
 
    老李听了我的话脸刷的红了,我见此情景并没有给他留情面,继续说道:“大哥,我一直很敬重你,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听小朱说,你这个人特别仗义讲义气。可是你和别的女人好,这样做能对得起嫂子和孩子吗?嫂子在家多不容易,你出车在外,她的心天天悬着,孩子知道他的父亲还在和别的阿姨好,心里会怎么想呢?你的高大形象是不是会打折扣?即使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不让家里人知道,那么你的良心也会受到谴责啊!一个妻子,两个家庭,四个孩子,八位父母,都将受到伤害。而且受到伤害最大的是你的结发妻子,她和你同床共枕,患难与共,生孩子做饭,伺候父母,你怎么忍心去背叛她,伤害她呢?如果这些你都不考虑,就想找个红颜知己,那你也不能找这样的啊,她是貌美啊,还是年轻啊?貌美吧,猪肚子脸,年轻吧,是两个孩子的妈妈,除去这些先不说,待人接物也不行,我和她说了好几句话,她都不搭理我,表情极为傲慢,我是你的朋友,她不尊重我不就等于不尊重你吗?她有啥牛的,一个服务员,还不是扫地刷碗端盘子,伺候客人,这种人要是有钱了,地球都装不下她。做为男人的你要做一匹驰骋江湖的骏马,而不能做没有笼头的野马,野马到处吃麦苗啃树皮,祸害庄家,是招人愤恨的……
 
    我的一席话也许太严重了,老李的脸青一阵紫一阵,但仍然为自己辩解道:“你净胡说,我们就是认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我说:“不管严不严重,你都要谨慎行事,俗话说得好,红颜祸水,你看那些高官落马,哪个和女人脱了干系,我看这个女子不地道,他能抛夫弃子,难道就不能像先前的那个女人背叛你吗?想想看她和你为了啥,现在那些当二奶的女人都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一个字‘钱’字,有钱有势同欢乐,没钱没势各东西,中国只有一个杜十娘,大哥你别在那天真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路走错了可以回头,事做错了不可挽救,你已经错过一次了,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为了拆散他俩,我使出了浑身解数,也不管老李高兴不高兴,一顿胡说八道!
 
    我的话可能真的在老李心里泛起了浪花,他不再洋洋得意,而是换下了小李亲自去开车,车子给他开得飞快,直到开爆瓦了,车子才停下来,最后弄到修配厂去修理,我在徐州地界下了车,一路畅然地奔向目的地。
 
    一年后,老李见到我,非但没有怪罪我,反倒向我表示感谢,说我是他的贵人,不然他的人生路肯定脱轨,他还说他这一生没有服过女人,算是服我了,当时气得差点揍我,后来越想我说的话越对,开始对我肃然起敬。他还说,听完我的那篇言论后,他再也没和那个女人联系。
 
    听了老李真诚的道白,我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从心里感到这次电灯泡没有白当!每次回想起这件南行趣事,心情真是好极了!!
 
    事后,据司机小李说:“他已经不再和那位女子联系了,一心一意跑车赚钱,养家糊口,再也没采过野花。”
 
                                         
· 爱情只要花嘴不要花心
· 王菲首谈离婚风波:没有第三
· 两性养生:揭秘男人一生性欲
· 男人为什么喜欢蠢女人?
· 嫁不掉的大龄剩女的九个“通
· 互联网创业的“小时代”来了
· 中国创业界众筹融资的三个案
· 低生育率会影响中国创新创业
· 创业勿打无准备之仗
· 上班族创业:兼职闯出大事业
· 高手都这样与领导打交道
· 当女主人还在洗澡的时候(人
· 简单地活着
· 幸福就是灵魂的成长
· 10条相处秘则 教你读懂男
· 袁丽娟:今夜有风北来
· 吉新民:长城抒怀
· 古体诗三首
· 时雨:爱情睡醒了
· 雷抒雁追悼会数百人送别-挽
· 虫草保健误区
· 怎么吃方便面才健康?
· 为了健康这10种生活用品必
· 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 吃对食物治脱发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教科所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专业委员会
      我们的理念:弘扬先进文化,拓展传媒事业;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 当代传媒观察网(2011-2016)◎ 在线客服1 ◎电子信箱:jkwzc@163.com ◎欢迎转载·欢迎加盟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3016118号-2】
   
  
战略合作单位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当代时报》杂志社·《铸魂》杂志编辑部·《财经观察》编辑部·《法治观察》编辑部·北京文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