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动产登记或为房地产税开征铺路 市场或现抛房潮... [详细]
财经观察
铁道部官员被搜出4千万财物 企业称不送礼没法活
发布时间:2013/1/9

 

    【导读】2012年7月,一部耗资1850万元却没有公开招标的高铁宣传片将铁道部宣传处前处长陈宜涵拉下了马。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最终成了主角的却是她的丈夫刘瑞扬。

  刘瑞扬,被调查前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车辆部副主任,是铁路供应商圈里争相结识的要人,现在,却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敏感人物。

  2012年7月,一部耗资1850万元却没有公开招标的高铁宣传片将铁道部宣传处前处长陈宜涵拉下了马。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最终成了主角的却是她的丈夫刘瑞扬。在初步调查中,刘陈家中及刘瑞扬办公室搜出了近4000万元人民币的财物和八个房产证。

  如此巨额的财产来源不明,一场牵涉面极广的调查由此展开。上世纪90年代末进入铁道部运输局的刘瑞扬从科员做起,历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货车处副处长、装备部管验处处长,2007年任北京铁路局(微博)副局长;2011年10月重回铁道部车辆部担任副主任,分管的都是要害部门,从早年的货车采购到后来的动车采购,颇受重用。也因此,很多铁路货车和动车领域的供应商在2012年的秋天都被卷入了调查。

  “在动车没有出现之前,货车就是铁路领域里的大头,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年。”一位铁道部内部人士解释说。刘瑞扬当年深得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和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赏识,受命负责货车零配件招标采购,也参与多种新设备准入资质的设定。供应商们若想被纳入铁路货车采购,刘瑞扬是他们头号要打通的关系。2007年刘瑞扬升任北京铁路局副局长后,分管北京动车所建设,在短短三年内,又与很多动车检修设备供应商发生了联系。

  据接近调查的人士透露,刘涉嫌受贿的金额非常高,主要特点是涉及面广。刘被调查之后,2012年10月29日,深圳远望谷董事长徐玉锁被调查,深圳检察院受河南省人民检察院郑州铁路运输分院委托,以涉嫌行贿罪对徐玉锁采取强制措施。哈尔滨铁路局科学技术研究所(下文称哈科所)总经理、原哈科所所长张运刚也被带走。此外被调查的还有成都主导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主导科技)董事长王黎。被问询的供应商则更多,调查范围涉及铁路货车及动车安全运行、零配件等几十家企业。铁路供应商界一时人心惶惶。

  据财新记者了解,此案指定郑州铁路运输分院办理,刘瑞扬、徐玉锁等人被关押在郑州。“有时聚会,会讨论一下谁进去了,更多时候是什么也不提不说,因为谁都有进去的可能。”一位供应商说道。

    “5T供应商被查了个遍”

  刘瑞扬1984年毕业于大连铁道学院(现大连交通大学)车辆系,毕业后即在铁道部货车处工作。早年和他打过交道的供应商提起刘瑞扬颇为唏嘘,当年的刘瑞扬意气风发,能干,做事认真,在业务上很有想法。

  他在任上干过两件大事,一是2001年引入铁路货车车号识别系统(AEI)。二是整合5T,即整合车辆运行安全监控系统。其由五大系统组成,业内称为5T,包括:车辆轴温智能探测系统(THDS)、车辆运行品质轨边动态监测系统(TPDS)、车辆滚动轴承故障轨边声学诊断系统(TADS)、货车故障轨边图像检测系统(TFDS)和客车运行安全监控系统(TCDS)。

  刘瑞扬与徐玉锁和张运刚即在引入AEI时结识。2001年前的铁路车号识别是过关时靠专人手工抄写,完成收费,费工费时,还容易出错。后来,铁道部展开车号识别系统相关课题,指定哈科所和远望谷两家企业参与。课题完成后,哈科所和远望谷都获得了相关资质。

  从2001到2006年,铁道部又先后认证通过了XCDT-1电子标签测试仪以及车号系统AEI设备低速探测装置等评审项目。系统使用之后,在铁路货车使用费用清算铁路车辆实时追踪管理、提高客车正点率等方面都发挥了作用。哈尔滨威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威克)和远望谷由此平分了国内铁路车号识别系统市场。

  哈科所是国企,并控股哈威克。刘瑞扬和当时哈科所所长张运刚熟识。2001年,刘瑞扬就铁路货车识别系统的项目去美国考察三家相关企业,回国后和张运刚合写相关论文。哈威克与当时考察公司之一,美国TRANSCORE公司合作,生产用于铁路货车的产品。为此,张运刚在美国注册了企业。

  另一家是民营企业远望谷。创办人徐玉锁军人出身,1992年至1997年,在中国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兰州科技部从事技术开发工作,主要从事微波射频识别技术(RFID)的研究开发——这也是车号识别系统的主要技术。徐玉锁1998年复员后创建兰州远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兰州铁路局合作,继续从事铁路RFID技术。当时铁路供应商从地方路局取得资质,是行之有效的方式。现在在远望谷负责铁路市场营销的高管成世毅,曾任职于兰州铁路局兰西车辆段,就是徐玉锁与兰州铁路局合作时结识的。也在1999年前后,徐玉锁想将技术推广于全国路局,结识了铁道部时任技术司司长鞠家星,后在鞠的引荐下认识了刘瑞扬。

  为加强货车行车安全,在刘推动下,铁道部进一步整合了车辆运行安全监控系统。2000年后,刘瑞扬为此专程去国外考察和调研数次。时任铁道部长刘志军曾参观刘瑞扬主导的演示现场,对其工作表示认可。2003年,5T整合的工作迅速展开。2005年底在六大干线铁路局基本完成了THDS、TPDS、TADS、TFDS系统探测站的建设。只有浙赣线因工程改造推迟。

  当时,国内有能力研发5T系统的企业不多,都是国企,其中就包括从上世纪80年代就研发红外线轴温探测仪(属于THDS)的哈科所及其控股的哈威克,此外还有隶属航天部502所的康拓红外科技有限公司。做红外轴温探测仪的则有成铁春运广汉通信信号工厂,人称“广汉厂”。在5T的整合中,这些企业自然而然成为主力军。2004年《铁路运输》杂志上,一篇《货车滚动轴承早期故障轨边声学诊断系统(TADS)的原理与应用》的文章里,刘瑞扬是第一作者,哈科所的张运刚为第二作者。

  2004年以来,铁道部也指定国内企业和国外合作。康拓红外与美国TTCI、澳大利亚VIPAC公司合作,引进了货车滚动轴承早期故障轨边声学诊断系统(TADS),康拓还涉足货车运行故障动态图象检测系统(TFDS),铁道部优先将其作为部颁标准推广。

  在这次涉及刘瑞扬的调查中,“5T设备的供应商几乎全被查了一遍”。一位供应商向财新记者透露。不过,在他看来,早年货车市场不大,企业有限,竞争并不激烈,刘瑞扬最初推新技术是为了做事,与企业的关系还算正常。关系的畸变应发生在刘志军时代,铁路进入高速发展之后。

    “不送礼就没法活”

  2003年刘志军提出铁路“跨越式发展”之后,铁路市场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企业想要进入,但资质认证却成了企业们的玻璃门。而刘瑞扬手中新产品资质认证的权力,“含金量”也越来越高。

  2000年铁道部部属机构改革之前,装备部的前身车辆局只负责制定铁路设备技术和产品设计标准,设备采购由计划司负责。2000年改革之后,装备采购引入招投标机制,装备部这个原本只负责技术的单位,掌控了设备从生产、使用到维修的所有环节,既插手制定铁路产品技术标准和市场准入标准,还负责制定铁路设备招投标办法。铁道部在各主机厂商派驻验收室,人员编制属于装备部。

  以FIRD(电子标签)市场为例,按铁道部的要求,每30公里内必须至少安装一个红外线配套车号智能跟踪装置,使用五到六年后必须更新。2001年,铁道部将所管辖的60万辆货车、1.7万台机车上加装了电子标签,并在地面500个车站安装地面识别设备,实现了车辆的实时追踪管理。RFID市场的需求伴随着中国铁路发展的步伐持续稳定增长。2005年,中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7.5万公里;2010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9万公里以上。业内人士估算,目前RFID市场每年的采购金额在1亿元以上。

  这个市场长期以来被远望谷和哈威克垄断。两家产品略有不同,哈威克主要与国外研发合作,远望谷是自主研发。

  远望谷董秘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主创新给国铁带来好处很大,我们进入开发后,直接对进口产品替代,在价格上只有进口产品的十分之一。”

  据业内人士透露,与远望谷相比,哈威克的产品稍嫌笨重,多年来不更新,但“两家彼此有默契,一致对外”。

  很多企业想进入这块市场都碰了壁。深圳一家公司老总对财新记者透露,从2007年他们的产品想进入国铁市场,但远望谷和哈威克“关系太硬”,所以他们的产品一直用在企业建的小铁路上,产品价格比供应国铁便宜至少50%。武汉一家公司也曾试图进入国铁市场,几经公关也未能成功。

  铁道部对资质认定和市场准入设置了一整套程序,最难的是立项,能不能立项主要看关系。对有关系的企业,这些繁琐的程序仅是形式。“要是上面(铁道部)同意使用公司的产品,运输局一个电报给各路局,路局就得使用。”一位供应商表示。

  圈子外的企业想进去,圈子内的企业想维持自己稳定的市场份额,掌握着资质审批和技术认定权力的刘瑞扬和企业的关系变得复杂起来。

  一家供应商的老板并不讳言给刘瑞扬送过礼:“我们送礼,不代表自己想得到多大好处,只是不想让他为难我们。”他们有前车之鉴:一家“得罪”了时任管验处处长刘瑞扬的企业,其产品本已进入货车领域,却未能被纳入动车采购。

  刘瑞扬被调查后,徐玉锁和张运刚先后接受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哈科所原老总张运刚可能牵涉到刘瑞扬的某套房产。张运刚是哈科所公认的能做事的人,所里的人对张运刚颇为理解。“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企业的生存,不送礼就没办法活。”张运刚的一位下属表示。另有一家5T设备生产商也曾赠予刘瑞扬一套房产,当时因种种原因房产登记在员工名下,未能过户,因此幸运地躲过了这次调查。

    封闭现实没有改变

  业内普遍认为有两家铁路零配件企业得到过刘瑞扬的扶植,一家是北京的清网华科技有限公司,所有5T设备的防雷系统都由这家公司提供。还有一家成都森川铁路车辆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称成都森川),生产供应传感器上面的磁钢配件。磁钢原本是由各路局分散决策的配件产品。2006年前,康拓、哈科所的京天威等公司都生产配套磁钢。后来铁道部运输局专门下文,规定下属路局统一使用成都森川生产的磁钢,如果使用非指定磁钢之外的产品,各路局承担责任。康拓、广汉厂等供应商曾集体反对,未果。

  一位当时反对过的磁钢供应商透露,森川的磁钢卖给路局的价格是2000多元一支,而当时市场上材料最好的磁钢是n40型磁钢,650元一支。在这位供应商看来,成都森川能垄断铁路磁钢供应与刘瑞扬不无关系。

  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这次针对刘瑞扬的调查也波及清网华和成都森川公司,但两家公司工作人员否认与刘瑞扬有关。另外,铁路配件领域的闸片、风缸等生产厂家现仍在被调查过程中。

  在徐玉锁和张运刚之后,主导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黎也被协助调查。主导科技成立于2000年,依托于西南交通大学,主要产品是系列移动式、固定式轮对探伤系统,安装在动车运用所、动车检修基地、机务运用维修段的检查线上,适用于CRH各型动车组和各型大功率机车轮对。这一产品国内只有主导科技一家生产,并独家供应各大动车所。据业内人士介绍,主导科技当时被铁道部指定和德国弗朗霍菲无损检测研究所(IZFP)合作进行技术引进,在轮对无损检测领域成了惟一供货商。此后主导科技又将垄断性优势带入动车领域,短短几年就从几十人发展到三四百人。但据公司一位老员工介绍,关键零部件仍从国外进口。

  在刘瑞扬落马之前,为配合推进招标评审透明化改革,铁道部于2012年6月初下发文件,将铁路产品认证和新技术评审权下放到各大路局,并引入独立第三方中铁认证中心。企业可直接向各铁路局总工程师办公室下设的科委和相应设备主管部门申请铁路产品认证和技术评审。北京的部分供货商们在2012年11月已开始申请资质认证。

  但这一改革目前进展有限,一位原本抱有很大希望的供货商对财新记者说,具体资质认定的可操作性标准一直没有制定出台。

  “铁道部出了那么多事,现在没人敢为新进入的产品负责,实际上铁路还是在使用以前认证的那几种产品,封闭的现实并没有发生改变 。”这位供应商感叹道。

(摘自:中国江苏网)     

 


· 爱情只要花嘴不要花心
· 王菲首谈离婚风波:没有第三
· 两性养生:揭秘男人一生性欲
· 男人为什么喜欢蠢女人?
· 嫁不掉的大龄剩女的九个“通
· 互联网创业的“小时代”来了
· 中国创业界众筹融资的三个案
· 低生育率会影响中国创新创业
· 创业勿打无准备之仗
· 上班族创业:兼职闯出大事业
· 高手都这样与领导打交道
· 当女主人还在洗澡的时候(人
· 简单地活着
· 幸福就是灵魂的成长
· 10条相处秘则 教你读懂男
· 袁丽娟:今夜有风北来
· 吉新民:长城抒怀
· 古体诗三首
· 时雨:爱情睡醒了
· 雷抒雁追悼会数百人送别-挽
· 虫草保健误区
· 怎么吃方便面才健康?
· 为了健康这10种生活用品必
· 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 吃对食物治脱发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教科所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专业委员会
      我们的理念:弘扬先进文化,拓展传媒事业;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 当代传媒观察网(2011-2016)◎ 在线客服1 ◎电子信箱:jkwzc@163.com ◎欢迎转载·欢迎加盟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3016118号-2】
   
  
战略合作单位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当代时报》杂志社·《铸魂》杂志编辑部·《财经观察》编辑部·《法治观察》编辑部·北京文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