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动产登记或为房地产税开征铺路 市场或现抛房潮... [详细]
财经观察
截访“黑保安队长”的双面人生
发布时间:2013/1/4

 

   【导读】:由于当地政府的否认,“黑保安队长”王高伟是否受雇于基层信访部门,我们不得而知,但随着他的锒铛入狱,他曾经加诸于众多上访者身上的暴行被公诸于世。令他的家人无法接受的是,一个“好人”为何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恶鬼”,一个看不得别人打老人的老实人又怎么会对为数众多的上访者拳打脚踢?这些问题,王高伟这样的“为虎作伥”者恐怕羞于启齿,只有真正吃人的“虎”才能解答吧。

    据央视网报道从小学四年级辍学进煤矿开始,42岁的王高伟一直辗转在各种矿山的工棚。老婆丢下三个孩子远走高飞,父亲为治病让债主在院里盖起了猪场,生活带给王高伟的有各种屈辱。

    赚不到钱就没面子,没面子就没尊严。在河南禹州市农村,尊严的基本涵义跟多数国人的理解基本相似。

    2011年年底,郁闷了41年的王高伟突然找到了诀窍,跟父亲说到北京“帮政府办事儿”。几个月后,他却被北京警方控制,遭到“非法拘禁”等指控。报警的上访者作证说,王高伟和他手下的黑保安,帮地方政府拦截上访者,动辄拳打脚踢,让上访者无处申冤。此案被媒体曝光后,当地信访部门否认了雇佣王高伟的说法。

    为了“搭救儿子”,王高伟70岁的父亲,却想走上儿子拦截过的老路,背着93岁的老娘到北京上访。

    为治病让债主在家里建养猪场的农民

    今年42岁的王高伟,出生在以钧瓷闻名的河南省禹州市。在方山镇付家村一个没有大门的院落里,三间平房连着窑洞,住着王高伟的父母儿女。

    两年前,这个院落里的女主人撇下两女一子远走高飞,留下了王高伟70岁的父母和93岁的奶奶。女主人受不了这个家庭的拖累,王高伟却必须坚持下去。而从小学辍学开始,王高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苦难。

    辍学时,王高伟四年级还没有毕业。为了挣口粮,十多岁就开始到煤矿打零工。此后二十多年,他一直辗转在禹州周边的煤矿和铝矿。好不容易娶到老婆,生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王高伟的压力却越来越大。奶奶和父母总有一天要老去,最微薄的丧葬也需要不菲的开支。儿子和两个女儿上学的支出,长大成人的开支,想想都让人头疼。也许就是基于这个原因,王高伟的妻子离家出走再无音讯。老婆跑了,在村里是一个丢人事儿,这让王高伟很没面子。

    最让王高伟头疼的却是父亲王玉柱的病痛。劳作了一辈子的老农王玉柱,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平日里走一步就疼得皱紧眉头。在治病完全自费的时候,王玉柱舍不得花钱看病。随着农村医保的覆盖,王玉柱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他开始考虑花钱治疗了。因为报销比例不高,王玉柱找人借了几千块钱。作为回报,王玉柱让债主在自家院里建起了养猪场,养了20多头猪。

    河南农村有在院子里建猪圈的习惯,但一般只是自养一两头猪换钱花,王家的情况很少见。“要是有一点办法,谁会让自己院里让人家养恁多猪?这是丢人的事儿。”当地一村民评价说。

    家中没有高房大院,父母年迈依然劳作饱受苦痛,妻子一声不吭离家出走,儿女破衣烂衫要啥没啥。按照当地的评价标准,王高伟活的很失败。

    王高伟认定的转机出现在去年年底。王玉柱记得,当时禹州信访局来了几个人,领头的姓白,说给王高伟“找了个好活儿”。王玉柱不知道“好活儿”到底是啥,只知道儿子从那以后就去了北京。

    在北京自建“黑监狱”的“保安队长”

    在北京的几个月里,王高伟往家里打了几个电话。他告诉父母,自己在“帮政府办事儿”,让家里人放心。

    当时,王玉柱确实很放心,“帮政府办事儿”还能挣钱,真是一个体面的差事儿。王玉柱还看到,儿子甚至差使了村里的会计付朝新,让他在四里八乡替儿子“招兵买马”。作为王高伟的合伙人,付朝新在小电视台做过广告,也在村头贴过招工单子。

    虽然宣传效果不甚理想,却让村里人知道了王高伟在“帮政府办事儿”。大家听说招过来的人也都在北京“帮政府办事儿”,每个月1800块钱的工资,干好了送到北京小区当保安,一个月能挣三四千块钱。

    因为村里劳动力短缺,付朝新并没有招来太多人马。最终,村里电工的儿子小强(化名)、王高伟的表外甥等亲朋好友加入了他的队伍。

    跟着付朝新来到北京,还没见识首都的繁华,小强等人就被带到东四环四方桥向东四五公里处的王四营乡双合村。在双合村126号院和102号院,小强才知道“帮政府办事儿”的真正含意。

    在这里,126号院被称为“1号院”,与其相距300米的102号院被称为“2号院”。据媒体报道,两个院子主要关押河南籍上访者,被上访者称为黑监狱,大头目正是王高伟。

    王高伟的生意一直很顺利,他的两个大院曾经非法关押过数百名河南籍上访者。在那里,王高伟说一不二,上访者稍有反抗就被拳打脚踢。

    但小强们的工作并不轻松,经常去北京久敬庄的信访接济服务中心“接人”。上访者不会轻易就范,双方经常发生肢体冲突,以致于小强的几个同伴都往家里打电话说不想干了。

    2012年4月27日深夜的一次截访最终出事了。

    当晚,小强和同伙来到久敬庄信访接济服务中心,强行接走了四名禹州籍上访者,其中包括金红娟和贾秋霞。后来在法庭上,小强被指控和一名安徽同伙暴打女上访者,“用衣服蒙着头打,被打者上身仅着胸罩”。

    来到2号院之后,四名上访者被扔进一间黑屋,窗户全用木板订上了。上访者的随身物品全被收走,早晚饭仅有馒头和咸菜,中午的面条勉强有一点汤水。

    4月29日晚,禹州上访者被送往老家。5月2日,上访者回到北京拨打了110,救出了另外10名上访者。

    随后,10名黑保安被北京警方刑拘。目前,王高伟等十人涉嫌非法拘禁案正在审理当中。

    家人眼里的好人和上访者眼中的恶鬼

    王高伟可能被判刑的消息传到老家,王玉柱不知所措。

    “不是在帮政府办事儿吗?咋会打人呢?”在面对各路媒体采访时,他始终不肯相信儿子会殴打妇女和老人。在他的印象里,儿子一直看不得别人打老人。王玉柱记得,有一次王高伟看到路上一个年轻人殴打老人,看热闹的路人都不敢吭声,是王一把拉开了打人者。

    未成年黑保安小成(化名)的家人也不信自己的儿子会当打手。他的母亲哭诉道,儿子跟俩女儿性格差不多,从来没跟人红过脸,怎么会打人呢?
这些家人眼中的好人,被上访者形容成手段暴戾的恶鬼。

    “动不动就是拳打脚踢,头破血流都是家常便饭。”一个上访者这样形容黑保安的手段。在黑保安的家人看来,上访者则是无理取闹的人,胡搅蛮缠要挟政府要钱。

    是什么让王高伟他们由家人眼里的好人变成了上访者眼中的恶鬼呢?

    该案最初见诸媒体后,有网友用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主持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来形容上访者和截访者的关系。

    1971年,津巴多的实验小组模拟了真实的监狱环境,把身心健康、情绪稳定的大学生随机分为狱卒和犯人,到了第六天,正常的大学生已变成残酷的狱卒和崩溃的犯人。一套制服一个身份,让一个人性情大变,原定两周的实验不得不提前终止。

    网友评论说,在王高伟的“黑监狱”,王高伟和小强们把自己当做了主宰者,渐渐地认为自己应该控制上访者的生活。

   据媒体披露,曾参加过庭审的上访者表示,王高伟在庭上最终供出了自己的上线。他告诉法官,让他截访的人是禹州市信访局干部白中兴。上访者贾秋霞证实,4月27日晚,在她被强行塞上中巴之前,看到白中兴在门口闪了一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禹州市信访局党组书记朱子建说,案发后,市委市政府成立调查组,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全市信访系统无人承认认识王高伟。至于白本人,职称为主任科员,因患严重眼病而无法上班,也无法接受采访。朱子建没有解释,为何王高伟能获取禹州市、许昌县、长葛市和襄城县(四地皆归辖许昌市)上访者的信息,还能获得授权,从久敬庄接人送出上访者。

    禹州官方撇清和王高伟的关系,让王玉柱不可理解。王玉柱认为,儿子王高伟是为地方政府办事儿,禹州方面如果不管,他准备背着93岁的老娘去北京上访,搭救42岁的儿子。

(本稿编辑:冰灵)    

 

· 爱情只要花嘴不要花心
· 王菲首谈离婚风波:没有第三
· 两性养生:揭秘男人一生性欲
· 男人为什么喜欢蠢女人?
· 嫁不掉的大龄剩女的九个“通
· 互联网创业的“小时代”来了
· 中国创业界众筹融资的三个案
· 低生育率会影响中国创新创业
· 创业勿打无准备之仗
· 上班族创业:兼职闯出大事业
· 高手都这样与领导打交道
· 当女主人还在洗澡的时候(人
· 简单地活着
· 幸福就是灵魂的成长
· 10条相处秘则 教你读懂男
· 袁丽娟:今夜有风北来
· 吉新民:长城抒怀
· 古体诗三首
· 时雨:爱情睡醒了
· 雷抒雁追悼会数百人送别-挽
· 虫草保健误区
· 怎么吃方便面才健康?
· 为了健康这10种生活用品必
· 最健康的作息时间表
· 吃对食物治脱发
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主管: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教科所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专业委员会
      我们的理念:弘扬先进文化,拓展传媒事业;彰显人文精神,构建和谐社会!
     >>>>> 当代传媒观察网(2011-2016)◎ 在线客服1 ◎电子信箱:jkwzc@163.com ◎欢迎转载·欢迎加盟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3016118号-2】
   
  
战略合作单位中国新闻记者联合会·《当代时报》杂志社·《铸魂》杂志编辑部·《财经观察》编辑部·《法治观察》编辑部·北京文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