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的怀念

——母亲 · 生日

刘振友


过生日=俩鸡蛋。

这样的联系(等式)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存在着。因为,在我年少时的很多年里,每到我生日的那天,早上或是出去玩、或是去上学,母亲总会把两个刚煮熟的鸡蛋,悄悄地给到我的手上或揣进衣兜,并小声地叮嘱说 : “ 今你过生日,带着吃了,别给别人啊 ”。基本是年年如此。因为那时生活很不富裕,物资匮乏,能吃到煮鸡蛋已是很不容易了(我的同龄人都会记得)。我的生日,母亲能给我煮俩鸡蛋,我的心里,是多么地高兴、激动和感激啊!这“生日鸡蛋”,已深深地扎在了我的记忆里。


记得 : 刚上中学那年,我的生日那天,母亲虽然生病了身体不适,仍是很早就起来,为我们做好早饭。吃过饭,我要去上学,母亲还是把俩熟鸡蛋给了我,还是那样叮嘱,我当时觉得 : 我已长大,母亲又病着,就坚持不吃这俩鸡蛋,留给母亲吃。可她说什么也不肯,就是让我拿着。最后我说 “ 妈,我拿一个,给你留一个 ”,我放下一个鸡蛋,就去上学了。可谁想到,中午回家,母亲还是把那个我留给她的鸡蛋又给了我。当时,我看到母亲伸过来并略带颤抖的拿着那个鸡蛋的手,泪水已浸湿了眼睛……。从那日起,我就决心 : 一定要在我能够有鸡蛋的时候,给母亲过生日时,煮上许多的鸡蛋,让母亲多吃这“生日鸡蛋”!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在外地上学、工作、闯世界,忙得连母亲的生日也不能特意回去,一直拖了好多年,未能如愿。直到母亲60岁生日时,我特意请假回家,给母亲过生日。那一天,我和弟弟为母亲张罗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我又特意给母亲煮了6个鸡蛋,端上桌摆在母亲面前,说 : “ 妈,我小时候过生日,您总是给我煮鸡蛋,真好吃!今天给您过生日,虽然有许多好吃的,可我特意给您煮了鸡蛋,您多吃点儿。妈,您还记得那一个鸡蛋吗 ……?” 母亲笑了,笑得很开心。我剥了鸡蛋,让母亲吃,然而,母亲却吃了半个,就不吃了。母亲老了,又有病在身,已不能多吃。当时我的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滋味,难受的泪眼,已经不敢再看母亲了。

真心盼着母亲能早日康复,再吃上我为她煮的生日鸡蛋!然而,就在我为她过完生日,离别她整整一个月的那天,突然传来噩耗——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如今,我能够有许多的鸡蛋了,可母亲却不在了,我的心愿,已永远无法实现……,只能成为含泪的记忆、含泪的怀念了!要时时感恩母亲!

母亲,永远怀念您……

(刘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