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花

              开在我们那个年代里

        春天来了,金黄彩灿的油菜花开满了田间,开满了河边的塘地里,还开在低山脚下的梯田里……

        轻风吹到胆瓶梅,油菜花香飘鼻来;片片金色遥曳步,我愿欣赏在田间。

       油菜花的美,美在地域的炯异,美在年代的不同,更美在欣赏人的精神世界里……

       油菜花开在天山脚下,金色的海洋衬托着天山的腰间与顶上那洁白的冰花,应衬之下的银光与金色的海浪绘画成一幅纷繁的油画……

      油菜花开在层层向上的梯田里,那便是层林尽染,梯田埂上的几枝粉色的樱花,与山间桃园里殷红的桃花,映衬出三色花的世界,是多么能让人浮想联翩,有某种无限的霞想……

        河塘边的油菜花,倒映在河中的水面里远望着对岸,油菜花金黄的色泽与菜杆叶子的绿色衬托在上上下下,间隔着金黄与绿带,犹如镶嵌在翡翠与玉石的比间里,让人目不暇接与无限的想象……

        怪不得当代城里的人们,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更有一茬人秧。每到春天来临时,油菜花盛开的季节里,三五成群,一车一家远去那天山脚下,婺远的田野,还有那东面南北的田央,与河塘边的畅想……

        我们小的时候,那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间里,油菜花同样盛开,也成花的海洋……

         一片片油菜花的金色,加上一片片青绿色麦苗的衬映,更有紫云英繁星似的鲜花……

        那时的我们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美丽与漂亮。放学后背上竹篮与同伴一起走向田间、走向油菜菜花盛开的田野。到田间,油菜花盛开的垅埂里割草拔芽,背上一篮满满带有花瓣的青草走在路上,黑色的头发间镶嵌着黄红的花瓣,让人在互相之间成为穷开心的笑话……

        假如,经过一个多小时在田间地头上所收割的草秧,喂不饱家里的猪羊,还要遭受家长的"一顿臭骂”。

         在那种生活在负担与压力的精神世界里,仿佛没有美的概念与花的漂亮。

       肩上背着竹篮既没有畅想,更没有畅快,只有那风风雨雨之下的某种苦涩。

         何来赏花归去马蹄飞,只有尝尽风雨之后多惆怅……

                     史柏祥写于宁波

                         2020.03.24

2020.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