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取自网络,谢谢。




首先,用一个不恰的比喻来撇清(形容)我与美篇的关系:美篇是一块粘蝇片,我是一只饭蝇、被粘了!要想于其中抽身、逃脱,意料中将会产生一场痛苦的挣扎。其结果会是怎样的呢:挣脱逃脱了,但缺少腿脚了,残肢留在了粘块上。蝇的时光,大多用来歇脚以憩息,不仅仅只靠以美妙的想像为翅膀去炫飞技的。外边的花花世界不缺我这一个玩赏者,粘块上被粘住的又何止我一个?粘住就粘住了呗,管他呢,由他去。


无论是处朋友还是处对象,初交、初恋时都会有情感上的一份热烈,而情感深沉至“莫逆”与“糟糠”之境,是因为有了心中的那份对对方的深度理解、契合与包容的久处。人们习惯于将两心契合之前的那些纷纷扰扰称之为磨合,我以为:更贴意境的比拟是“熬合”,譬如说牛皮糖就是一种熬合。磨合后契合了的两物件,仍是可以拆开的。交友的最高境界是水乳交融,相知的最高意境是心有灵犀,相惜的凄楚之情是弦断音绝!


缤纷的时代,人人脸上洋溢着喜彩。我们这些于共和国前后出生的人愁吃愁穿的日子一去不返了。眼下正愁着怎样的玩法会让自己觉的更开心。


抖音、P图、迷你相册、发朋友圈……,好多的同时代人乐意干这些。我一不小心,走进了美篇。

  我不甚热衷于表达“美篇是我们的精神家园”,这种疑似过度的赞颂,义近言不由衷。予以符实的称赞才为诚实、厚道。依我说:美篇,是能方便的进入、坐享、以情趣作资费的自助餐厅;人居环境中的一所大四合院:覆盖了南北西东,纳了四季景色,且院内又人声鼎沸,亦又众说纷云。我甚至认为,美篇就是一杯咖啡、一杯茶!美篇,对于那些对文字有几分的热爱、对文化有几分的敬畏、对生活有所察悉而后有所感叹、想寻一处能说话的地方,又有点闲遐时光及码字兴趣的人,无疑是一所安逸陶然的好去处,既避了一些喧嚣得了安静,又在美篇中得了“茶”与“咖啡”。且又能品尝到自己所制作出来的文字小点心,心里总是甜甜的!说的雅致些:美篇是一个以情趣为主以情志为辅、美友们自我陶然又相互熏陶以至寻快乐亦又减压释怀、解乏怡心的陶然亭或养心殿。讴美篇为精神家园,反倒显得精神空间的狭小、局限、与孤陋,格局受困于围栏篱栅。作诗功夫在诗外,好风景犹在屋外,在路上;真情与眷恋情系于希望的田野上。我们是将自己于一路风景、一路跋涉、感觉一路芬芳而有许多想要说的话、择其尤要来美篇中抒情怀、结朋友,与友作一番交谈的寻找共鸣,得一杯“茶”或者“咖啡”,这才是美篇的实质与属性。《美篇》自我定性为美友的“精神家园”,这非常恰当,恰如咖啡屋、茶楼、芳径亭上的金字招牌:示人以高雅、隆重,与友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南山不在东篱下,在恍然、悠然中的远处。

  作为一名美友,您的文章置于美篇中读者寥寥,心里难免不爽。请你心里不要难过。你想想看,目下有多少的中外名著都缺读者了,有的已是无人问津了,那,你我文章又能算得上几品几等?所以,如果我们高看了自己,就等于是在为难自己,不能把自己的文章太当作一回事。文章能否加精,不必与谁认真、较劲。但是,我们在写作文章时则必须作鼓认真地、有多少劲就使多少劲地与自己较劲! 一一这不只是关乎到我们文章写作质量的优劣,也是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文人”而必须具备的品质、品格。

  我进美篇挂三个年号了,我仍呆在这里面,只是因为心里头有了一份趣。以至我身边这位老者婆婆,说:“写美篇就非得熬夜,白天就不能写?”。“你哪里能懂?白天好嘈,扰精神,写东西常常受外来干扰。夜深人静时,人脑壳才斗转空灵”,我说。老伴有时吃醋:“这个美篇比起我来,还须得有人打理,哈?你这专心致至的爱只须一半用在我身上,我会觉得好幸福”。老伴予我的讥诮调侃,我听之任之的就好了。女人是醋做的,最本能的本能就是醋劲足,六月天男人身上满是汗臭味,女人身上除少量颐脂芳菲外,多是醋酸气味。再说了,老伴也是担心我熬夜人吃亏。


初来乍到美篇时,确有新讨婆娘初买马的感觉:恨不能把马给骑趴了,将新娘一口吃了,确实高兴了一阵子,忘乎所以了一阵子。每天一篇甚至一天两三篇向美篇投稿,释放自己的亢奋情绪。至于所写出来的文字能否称得上所谓文章,那可就顾不上了。


相处的时间久了,心态就会起变化,就如同新婚燕尔过后那样子的:先前觉得什么都好,之后就会择脾气、择口味因而有所挑剔,因挑剔而产生不满,不满的情绪积到一定程度就想伺机发泄一下,或生闷气,要么掉脸子等等。我曾有过这样的情绪,现仍有,只是比起先前来要淡了许多。其实,有许多所谓的愁绪是自己酿成的,一些事与你并无分文关系,却因你心里容不下所谓的不顺眼而躁动乃至狂躁,还真是被前人所言中:“无固寻愁觅恨”的而已。


  我文化水平低。因家庭的缘固,上初中一期就辍学了。打从启蒙至辍学,教学我的语文老师都喜欢我,因我字写的好,作文写的好。十六岁时读到第一部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及第二部《林海雪原》,不知是被小说中文字及书中情节萌翻了,还是自己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一定要成为一名未来的中国作家!发小、同伴讥我痴呆,我说:《半夜鸡叫》、《我要读书》是谁写的?高玉宝读过许多的书么?发小与同伴并不言语,但我从他(她)们嘴角上挂着的那一丝狡黠的笑容里能看出他们心存的用意。当然,最终我还是痴人犹梦。


        进裁缝铺子能做到量体裁衣即是量力而为又为知趣,同样一款裳着在别人身上显得尤为得体、风雅有气质,穿到你身上则未必。所以,我所写东西里边,所谓诗歌很少,因不谙诗道,少写则少出丑。写作诗歌的思维方式及用语方式是不同于其他文章的。


        说来也巧,或说属于误打误撞,我在美篇中第一篇被美编锤印加精的文章竟然是小诗“梦,竹马”。那天心血来潮,想写一首扼要叙述从儿时至甲子岁月的感怀小诗,想了一个上午也不知怎样去作开头,突然间想起文学大家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中、我国著名数学家王会元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厦门大学的一次演讲:“自然科学的皇后是数学,皇后的皇冠是数论,歌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冠上那颗最为耀眼的明珠。”于是我套(盗)用了这段名言作为诗文的开头。那时候的我动机单纯:写着玩。并不知可以投稿参赛。若末过了三、四个月,那天下午我手机的讯息提示铃声响个不歇,点开一看:《梦,竹马》被小美授予“精华”!


        话以至此,得分开来说:(1),心里边那股高兴劲:不知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还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反正,无论哪样说都很中意。(2),欲望膨胀,之后常想着于美篇中多多捞摸精华,以至比较他人文章而不服气,但又不好直说。这股情绪在心里憋了较长一段时间。话说到这里,又引出另一个话题:一篇略俱内涵的文章在美篇中闲置得久一点,也许终有那么一天会被小美无意中发现,如我的《梦,竹马》。还有近期被小美加精的“弯腰,拾起那根掉落的白头发”,这可是2017年10月的旧拙文哟!且在未得圈主推荐的情境下获得的精华。于是,由此我联想到:美篇是一个拥有近亿人员的平台,投稿量堆积如山,编辑们审稿亦会异常的辛苦,也含圈主圈管们,挚诚致谢您们!


文化水平低并不可怕,可以以勤补拙。文章投圈投栏目没被加精不是什么怪事,不要去怨天由人,也许真的是你的文章写的欠火候而不得小美青睐。觉得自己写好了置于美篇中就再也不管了,再去写其他的文章,还盼着加精华,通常情况下是不太可能的。俱“一锤定音”做一锤子买卖能力的人美篇中不多。尽管美友中有些友友对小美加精一事持一定怀疑,但我们切不可小看了美编们这些高人,他(她)审题后阅文目过三、五行就能判定“此文若何”,我可以举例说明:拙作《再读.红楼梦》,先是标题“红楼梦之我见”(文不文、白不白,还一副老油条嘴脸),写好后搁在美篇中两三个月不见动静,于是我阅读了几位美友被加精的同类型文章,大多是人物单描加连带他人,自己也觉得题目有点大不好写,又去读了《红楼梦》一至廿回,并认真修改原稿,结果,重写后发至美篇不到四十分钟就被加精华。但不要只重标题而不重文,搞一个骇人听闻的题目内容却乏善可陈且文句拖沓,既浪费别人的时间,又破坏了美友的心情,尤其是对不住那些喜欢你的美友!


写作上精益求精,是对文字尊重。一份对文字的尊重,可换来一份你的自尊。文章贵精不贵多,篇章同样贵精不贵多。[唐诗三百首]:就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尤要者,仅为全唐诗的1/160,可谓凤毛麟角之贵。


        圈主圈管都很忙,全是一些义工,圈子加精指标有限,他(她)们还得为你的文章写推荐辞,他们也不想劳而无功的白忙。所以,圈主不予推荐你所写文章是有缘由的,或许还存难言之隐。2019年我已得九篇精华,一多半都是无推荐情形下被小美直接加的。我跟小美无任何的交往与牵连,看过我的“关注”您就相信了。我写了一篇《读1月9日“小美早茶”有感》,此文是用以与小美抬杠的。而今年目前我所获“精华”,都是我与小美抬杠后,小美赠予我的。


        你所写的美文加精与否不是很重要,被加精华了当然好,是平台对于你文章的认可与肯定,没有加精也不应伤感呀,只要你认真而又较为到位的说出了自己想说、该说的话,就是一吐为快呀!所以,诚恳真实地表白、表现自己才是重要的!


        再就是:即便是你已获精华的文章,自己也要以一位有认真阅读习惯的读者身份,隔三岔五去读一读,检查一下有无错字、别字;有无修辞瑕疵;内容该增、修要增修,段落该删减的要删减,这是对自己负责。你的文章放那一年后,新友来读,错别字仍然在,你对得起谁呢?因为我发现:自己一、两年前的精华文章,现仍有美友过目。


        态度能决定行为的结果。而正确的态度源于处端正心态下对事物有较深刻认知后所作出的正确的判断,因此,心态极为重要。心态即心智,成熟的心智是经历了磨砺后才会有的。


交纳一定额度会费成为美篇会员这一举措不错,如同企业工会会员须交纳一定额度会费一样。据说,上央视“星光大道”个人开销不小,有文艺梦的人不惜举债前往。美篇推出会员制还不至如此破财。


较之从前,如今投稿美篇的文章欲取“精华”已是愈来愈难,作为美友不应有“恨”,反而应报以掌声,因为现在被予精华的文章,较之从前已进步了许多。


       祝 美 篇 愈 办 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