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9月份,我上小学四年级。当时河西小学一至三年级的教室在河西文庙旁,四至五年级的教室在圆明寺。

记得那时圆明寺内是没有花的,除了中殿那棵又粗又高的桂花树。没有花是因为学生多,又调皮,一到下课,满寺院里都是奔跑的学生,地面没铺砖的地方都被踩得硬梆梆的,别说花,连草都长不了。

五年級时,学校曾组织过一次美化校园的活动,要求每个同学至少捐献一盆花,并要求自已管理。我搬了一盆太阳花去,花茎和叶子都是圆形的,开黄花。

印象中那年是圆明寺花最多的一年,连中殿那棵长成三杈的桂花树也枝繁叶茂,花朵累累,桂花的香气飘满了整个圆明寺。

后来学校搬出了圆明寺,交由佛教管理委员会管理。渐渐的,圆明寺有了些变化,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河西人,周末或假日到圆明寺走走,已成了一种习惯。或许是"熟视"就″无睹"了吧,圆明寺的这个变化,竟然没引起我的注意,一直只注意它的幽静和精致。

2018年春节,又陪老婆和女儿游玩圆明寺,时逢春季,不光圆明寺后山的野山茶花开了,寺内也是春花烂漫,生机盎然。茶花、梅花、玉兰花、海棠花等开得浓浓烈烈,争奇斗艳。最吸引我的是玉兰花,玉兰花有着玉一般的品质,高雅而又高傲,它高高的绽放在枝头,没有绿叶的陪衬,带着淡淡的香气,静静的绽放在春日的阳光下。茶花却恰恰相反,茶花是奔放的,是张扬的,花型美丽,花姿百态,尽展妩媚,芬芳袭人。

每次走进圆明寺,我的身心是宁静的;每次带外地的同学游玩,同学的一声声赞美和一脸脸惊喜也让我心生自豪。一直喜欢唐朝常建的那首诗,感觉就象是为圆明寺而写: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都寂,但馀钟磬音。


圆明寺里满是春,春天就在圆明寺。